当前位置: 首页>>研究成果>>论著简介>>正文
国内白求恩研究70年
2015-10-27 17:15  

国内白求恩研究70年泰安市委党校科研处 齐丽 〔中文摘要〕70年来,国内的白求恩研究走过了一条从宣传到研究的曲折道路,毛泽东的《纪念白求恩》与小说《白求恩大夫》对于宣传白求恩的形象起了巨大的作用,而《手术刀就是武器》与2005年出版的《一位富有激情的政治活动家——白求恩作品集》更是研究白求恩的重要著作。进入1980年代以来,白求恩研究呈现出向学术研究迈进的特色,新资料、新作品层出不穷,研究人员不断增加,研究出现整合趋势。当然,这项研究的纵深空间仍然很大,期待跨领域、跨学科以及跨国界的合作与交流。关键词:白求恩 白求恩研究 白求恩大夫 纪念白求恩 Abstract: For 70 years, Bethune Study in China is on the way from propaganda to academic research. Mao Zedong’s In memory of Norman Bethune and Zhou Erfu’s Dr. Bethune have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propagandizing the image of Bethune. The Scalpel,the Sword by Ted Allan and Sydney Gordon and The Politics of Passion----Norman Bethune's Writing and Art by Larry Hannant are especially the significant works to study Bethune. Since the beginning of 1980s some new features have been presented, such as new information, endless emerging of new works, enlarged number of researchers and the organizational trend of the study and so on. Of cause we have more work to do, which needs the cooperation and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researchers in different areas, between different branches of learning or even between different countries. Key Words: Bethune; Bethune Study; Dr. Bethune; In memory of Norman Bethune 自1939年至今,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已经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长眠了70年。70年来,有关这位战士的事迹的宣传和对他的崇高精神的研究,从来没有断绝过。今天我们坐在这里,也是为着同一个目的。回顾这几十年的研究历程,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心得。一.国内对白求恩的研究走过了一条从政治宣传到学术研究转变的道路㈠自白求恩去世到1950年代,基本以宣传白求恩的崇高思想为主,其中毛泽东的《纪念白求恩》和周而复的小说《白求恩大夫》是主要材料,起了重要作用。 1939年11月12日,白求恩在河北黄县黄石口村去世后,最早宣传白求恩的事迹和精神的是八路军政治部、聂荣臻和毛泽东。同年12月21日,毛泽东为八路军政治部、卫生部将在1940年出版的《诺尔曼•白求恩纪念册》 写下了《学习白求恩》一文,号召中国人民学习白求恩同志的共产主义精神,国际主义精神,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以及对工作精益求精的精神,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篇文章编入《毛泽东选集》时,题为《纪念白求恩》。文章秉承了伟大的革命导师著作的一贯风格,问世之后,即成为名篇,文革时期更是风行全国,男女老幼几乎人人成诵。白求恩这个名字开始从这篇文章中走进亿万中国人的心中,成为在中国最知名的加拿大人。与《纪念白求恩》问世同一时期的文章,还有1940年1月4日晋察冀军区报纸《抗敌三日刊》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刊发的时任晋察冀军区司领员的聂荣臻的《纪念白求恩同志》,副司令员吕正操的《纪念白求恩大夫》两篇重要文章。朱德在白求恩逝世三周年之际,也曾在《解放日报》发表文章《纪念白求恩同志》。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有关文章,以及八路军总政治部的纪念册等,主要都是从颂扬、宣传白求恩的国际主义精神出发,号召仍然在抗击日本侵略的民族战争中艰苦奋战的广大中国军民,学习他的共产主义精神,国际主义精神,对工作认真负责的精神,打败日本侵略者,建设自由民主幸福的新中国。周而复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建国后曾经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1944年问世的《诺尔曼•白求恩断片》 是周而复的一部长篇报告文学,作品真实、朴素地记述了白求恩在晋察冀边区的工作生活,也是白求恩逝世后,最早、最全面地反映白求恩在中国的工作和生活的详细资料的记载。这部作品完成于1944年11月白求恩逝世五周年的时候,首先在延安的《解放日报》上发表,反响极大。根据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信息显示,我们目前知道的较早的单行本是1945年3月八路军联防政治部出版发行的一本32开39页共2万字的册子,距最初发表约4个月。中山大学中文系的林岗教授在一篇文章 中说明,他见过1944年江淮出版社的版本。这应当是比较珍贵的版本了。在这之后,周而复与作家方纪还出了一本报告文学集《白求恩与阿洛夫》 ,其中收录了毛泽东的《学习白求恩》以及方纪记述一位在解放区工作的苏联外科医生的《阿洛夫医生》。1946年12月,周而复在香港从事文化界统一战线工作期间,又在这篇报告文学的基础上,创作并完成了长篇小说《白求恩大夫》 ,并在香港出版的《小说月刊》上连载,产生了广泛影响。值得一提的是,小说《白求恩大夫》中八路军的高级指挥员一律保留真实姓名,比如聂荣臻,吕正操,贺龙等人;而其他人,则是在真人真事的基础上进行了高度的文学概括,使之更符合文学的形式和美的需要。这部小说目前看到的最早的的中文版本,是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1949年5月天津知识出版社版本,以及1949年北平新华书店版本。但它的英文底稿问世却要早得多。当时加拿大的泰德•阿兰(Ted Allan),和西德尼•戈登(Sydney Gordon)正在准备撰写白求恩的传记,周而复的小说及他手中其他尚未正式出版的资料,成为《手术刀就是武器》(The Scalpel,the sword) 这本书中白求恩在中国生活部分的重要资料来源。这也是为什么有关白求恩生平的几本重要著作在资料来源上互相引用的原因。《手术刀就是武器》(The Scalpel,the sword)于1952年首先在美国波士顿出版,1954平明出版社出版了中文译本,名为《白求恩大夫的故事》。其后更有多种版本问世,书名也不尽相同。泰德•阿兰和西德尼•戈登都是加拿大人,其中前者还是白求恩的朋友,曾与白求恩共赴西班牙战场,多年来掌握着白求恩的大量信件和其他文件。这本书的汉译本在标注作者国籍时,有时标注美国,这是错误的,主要原因是本书最早在美国出版,容易使人们误认为这是美国人写的书。这本书在全世界卖出几百万册,但在加拿大本国的销量只有1.6万册 ,这一局面自中加两国建交而改变。1970年中加两国建交,1971这本书再版发行,3个月就在加拿大卖出5000册。至今也是加拿大有关白求恩的最重要的传记之一。小说《白求恩大夫》再版多次,目前我们能够查到的国图的信息显示,该书在1949、1953、1958、1959、1978、1980、1997、1999、2004、2005都有再版,而且有英、法、俄、日等语言版本,影响深远,总印数无法估量。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电视剧、连环画本等多种文学传播形式,更加速了小说所塑造的白求恩的文学形象。这本小说应当说是研究白求恩生平的重要母本,尽管它有着先天缺陷:它是小说,不是传记。当然,虽然它不是传记,却屡屡被当作传记引用。㈡1960年代起,反映白求恩生平和精神的电影和连环画陆续问世,宣传白求恩进入到一个高潮时期。白求恩的形象主要是毛泽东著作中的“五个一”形象,即“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诚然,白求恩的经历中,有关中国部分,周而复的小说内容较为翔实;有关白求恩在加拿大和西班牙的生活和工作,《手术刀就是武器》最有发言权。由张骏祥、赵拓改编的电影《白求恩大夫》 在1965年9月就由海燕电影制片厂制作完成,但由于文革中江青的阻拦,直到1977年才由八一电影制片厂发行,在全国正式放映。一部影片被搁置13年,也是那个扭曲了的时代的特殊反映。 以电影《白求恩大夫》为蓝本,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78年6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79年2月分别出版了同题电影版连环画。白求恩题材绘画本连环画,以辽宁人民出版社1974年出版的64开本的《白求恩在中国》 最为著名。这是由沈阳画家许荣初、许勇、顾莲塘、王义胜等四人联合创作的,在1981年第二届全国连环画评比中获绘画一等奖,2009年更荣选中国图书商报和中国出版科研所联合主办的“新中国60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600本书”之一 。人民美术出版社于1975年8月以64开、40开两种版本重印了该书,并改画了封面。外文出版社也于1975年采用该版本出版了24开的英文版本。增强了这套书在国外的影响。此外,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彩色连环画《白求恩》,单笔线描创作的《白求恩》,云南人民出版社的《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浙江人民出版社的彩色40开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的故事》等,都是文革时期内容和形式兼备的优秀作品,现在更是连环画收藏市场上的珍贵藏品。可以说,1960-1970年代的中国,在尚且没有电视、电脑,电影也十分有限的文化传播条件下,连环画以它特有的短小精悍,发行量大,传播快,价格低廉等特有的优势,做为有效载体,在中国迅速普及了白求恩的名字,白求恩的事迹和白求恩的精神。这也应该算是白求恩研究中的中国特色。当然,1960-1970年代,给全国人民无论老幼男女普及了白求恩的名字的,首推毛泽东及其《纪念白求恩》。《纪念白求恩》与《愚公移山》和《为人民服务》一起,作为“老三篇”被广为传颂,背诵,吟诵和学习。“老三篇”有几乎所有少数民族语言文本,也被译成世界上几十种语言。“老三篇”的单行本发行数量以及《毛泽东选集》的印数和发行量,具体数字需要权威部门的帮助。笔者目前没有办法得到确切的数字,不敢妄断,只能说很大很大。除了毛泽东、聂荣臻等人高屋建瓴的纪念文章之外,曾在白求恩身边工作过的医务工作者和其他工作人员,他们的单篇回忆文章或者回忆文集,以真实、客观的姿态,详尽的史料特性,开始弥补有关白求恩研究中宣传、文学化为主,历史研究特征不足的缺憾。比如一本中国青年出版社1965年出版的《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 ,就收录了聂荣臻、叶青山、游胜华、董越千、郎林,林金亮、何自新等人的回忆文章,几乎可以算作白求恩身边工作人员的大集合,在众多资料中闪烁着灼灼光华。何自新口述的《跟随白求恩大夫两年》 和刘小康的《我所见到的白求恩同志》 都极具史料价值。为了宣传的需要,这一时期还出现了众多学习白求恩的诗歌,如《白求恩的赞歌》 ,《高尚的人》 等。1981年,人民音乐出版社还出版了一部管弦乐总谱《白求恩交响诗》 。可见,纪念和宣传白求恩的作品形式多样,内含丰富,不盛枚举。根据白求恩的生平改写或者编写的著作,版本繁多,也十分畅销。有一大批编著者们出版了各式各类的专著或合著,比如唐枢,孙瑛,唐恩元,盛贤功,徐维果,胡奇,王天心,陆林,周晓英,左炳文,周文斌,田宗远等 ,以及近年来频繁出版各类白求恩研究类书籍的冀军梅,王雁,冬立等。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在宣传和研究白求恩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作者本人目前尚无能力完整全面地写出来。那大概需要一部书的容量。㈢自1970年代末期以来,有关白求恩的研究开始向学术研究发展 1984年,章学新编著的《白求恩传略》 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中国人第一部关于白求恩的非小说作品。大约在这个年代前后,有关白求恩的研究开始从政治宣传、文学刻画和传播,向更深层次,更多角度的历史研究迈步。这部传略取材于白求恩的部分信件,当年同事、翻译等人的回忆录等,重点是白求恩在中国的岁月。白求恩来中国之前的经历多取材于加拿大公共卫生协会1982年出版的《诺尔曼•白求恩( Norman Bethune )》。人们从这本书中,特别是书中披露的白求恩的许多信件中,逐渐开始了解白求恩的丰富的精神世界。不能不承认,周而复的小说塑造的白求恩的艺术形象太成功,太深入人心,以致人们不愿理会真实的白求恩形象。当然,事后发现,白求恩的真实形象并不比艺术形象逊色,研究者和大众才放了心。白求恩使人相信,无论怎样浮躁的年代,真正品格高尚的人仍然是存在的。二.进入1980年代以来,白求恩研究呈现出许多新特色,新资料、新观点和新方法的注入,使白求恩研究越来越向学术研究的纵深发展㈠新资料的出现主要有以下几类: ⒈大量具有信史特色的资料出现在广大研究者面前 1979年11月,人民出版社为纪念白求恩逝世40周年,编辑出版了《纪念白求恩》 一书。这本书不仅囊括了上文提到的重要人士的文章,比如毛泽东,聂荣臻,周而复,白求恩身边工作人员等;还有大量外国友人的回忆和纪念,如马海德,泰德•阿兰,罗德里克•斯图尔特,路易•艾黎等人的文章;更有白求恩自己的十数篇文萃,包括目前我们熟知的讲演《访问“镜中国”观感》,医学论著《<游击战争中师野战医院的组织和技术>自序》,文艺作品《一个肺结核患者的历程》等等。马海德和路易•艾黎等人都是亲身参加过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的“红色老外”,他们的文章和角度,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研究白求恩。 ⒉大量旁证资料不断出版与白求恩同来中国的加拿大护士琼•尤恩 (Jean Ewen)的回忆录《在中国当护士的年月》 (China Nurse:1932—1939)在1984 年出版。她告诉人们,尽管白求恩是一位英雄,但他脾气暴躁,有时还发火骂人。 这似乎是第一次有人说到白求恩这位大英雄的缺点,尽管现在大家都知道他的确骂人,但即使这样也无损于中国人民对他的热爱。我们还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严格的工作方法,正如现在某些医院培训医务工作者,或者某些教练训练运动员时还在使用的那样。白求恩在中国工作的时候,曾经得到一位新西兰籍的女传教士凯瑟琳•霍尔小姐的极大帮助。1993年 7月,中文版的《凯瑟琳•霍尔传》 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英文版的名字叫做“Dr.Bethune’s Angel”——白求恩的天使,很煽情的书名。同样这个人的故事还出现在一本名为《托起黎明——白求恩的“女儿”》 的书中。不管是天使还是女儿,现在我们能够理解白求恩作为一个现代人的情感,因此这一类的书籍作为研究白求恩丰富一生的花絮出现,使研究过程妙趣横生,也有助于使白求恩的艺术形象回归历史形象,把白求恩从“神”还原为“人”。 ⒊逐渐放大和细化白求恩在战斗前线的工作和生活,使人们更详细地了解白求恩生命中最后两年的历程。这方面,有两部著作不能不读,一是韩海山等编著的《白求恩在唐县》 ,?嘉牟⒚柿戏岣唬涣硪槐臼歉叻锷奖嘀摹栋浊蠖髟诹榍鹂谷涨跋摺? 。 ⒋有关白求恩当年在晋察冀战斗生活的影像资料有些已经成为经典,记录着白求恩与中国人民一起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奉献自己的历史时刻。照片方面,吴印咸和沙飞的作品最为经典,雕塑作品以司徒杰的白求恩塑像最为有名。这方面的资料,石家庄白求恩纪念馆馆长冀军梅主编的《白求恩纪念馆美术作品集锦》 比较翔实。㈡研究人员不断增加由于白求恩的生活跨越了北美,苏联,西班牙和中国,因此有关他的研究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到中国以外的地区。这一部分内容拉里•汉奈特先生为大家做了介绍。需要强调的是,进入国内研究视野的有三本非常重要的加拿大人撰写的研究著作,泰德•阿兰的《手术刀就是武器》,罗德里克•斯图尔特的Bethune和The Mind of Norman Bethune,以及最新出版的拉里•汉奈特先生的《一位富有激情的政治活动家——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作品集》 (The Politics of Passion----Norman Bethune's Writing and Art) 。对这些著作的翻译、介绍和研究,吸引了大批大学里的专家、学者参加到白求恩的研究中来,使得白求恩研究的深度和广度都在不断增加。斯图尔特的两部作品目前还没有中文译本,研究者只是在其他书里看到这部作品的部分。拉里•汉奈特先生的著作是2003年在李巍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几位加拿大史的研究生共同翻译的。李巍老师是国内加拿大史、欧洲史和美国史方面的专家,他在加拿大城市史,移民史、宗教史,文学史等方面卓有建树。在译书过程中,老师广博的知识,与白求恩这位拥有多方面才能的“超级巨星”相得益彰,不仅使我们这些学生受益匪浅,也把我们带进白求恩研究这个门槛。虽然在这里吹捧自己的老师不太好,但我还是要借此机会表达我对老师的敬意。2007年,汉奈特先生着手准备一篇有关白求恩的论文。在李巍老师的推荐下,我负责为汉奈特先生搜集并整理了相关资料,其中英文部分多达两万多字,内容涉及多个领域,时间跨度几十年。在那个过程中,我积累了一些资料,也有幸得到了国内外知名白求恩研究专家的直接教诲。研究学问的确十分辛苦。一个观点或一个认识的提出,往往只有几个字或十几个字,但是要得出这几个字的结论,却需要花费很多心血,翻阅大量资料,进行多方论证,才能得出。尽管如此,错误之处也在所难免。同时我们还应当注意到,白求恩的战斗和生活跨越了医学、文学、艺术、革命等领域,因此研究白求恩,需要各方面人士的支持和参与。比如,白求恩在中国的两年,就跟抗战史、晋察冀边区史密切相关,因此需要研究中国现代史的人员加入。随着与国外交流的深入,学习外语和外国历史的人员更是必需。有一篇名为《集体记忆中的遗忘与想象——60年来白求恩题材的作品分析》 的文章,从文艺美学的角度,分析了众多白求恩题材的文学和影视作品,具有相当的理论深度。它的作者即前文提到的中大林岗教授。一批当年白求恩身边工作的同志们的后代们,出于对白求恩真挚而热烈的感情,也加入到研究白求恩的队伍中来。他们当中目前比较活跃的有沙飞之女王雁,游胜华之女游黎清,叶青山之女叶星,董越千之女董纯等。王雁编著的《纪念白求恩》 ,借助王雁之父沙飞的珍贵照片,叙述了1938年6月到1939年11月白求恩在中国的事迹。他们追随父辈的足迹,或整理、编辑出版相关资料,或借助互联网的巨大力量,在自己的博客上宣传白求恩 ,成为研究人员当中不可忽视的力量。㈢跨领域、跨国界的合作不断出现反映白求恩的影视作品目前有多部。一是1964年由中国拍摄的《白求恩大夫》,使白求恩成为中国电影史上最著名的外国人形象之一。二是1990年由中、法、加联合拍摄的电影《白求恩——一个英雄的成长》(A Hero’s Path)。这部电影基本秉承西方电影人的逻辑,单向地表现了白求恩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发号司令,与中国人民没有发生互动关系,他也没有被中国人的任何抗日行为所感染。因此在中国的影响较小。还有一部是1977年加拿大拍摄的由唐纳德•萨瑟兰主演的英文电影《白求恩》。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崔永元主演并解说的《电影传奇,不远万里》在电视上播放后,有较高的收视率。此举可视为向年轻一代普及了白求恩的名字和事迹。2007年杨阳导演的二十集电视剧《白求恩》 问世,该剧荣获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㈣白求恩研究出现的整合趋势不容小觑研究白求恩的各种研究会渐次成立,并积极展开活动。总部设在北京的“中国白求恩精神研究会”于1997年6月正式成立,至今已有十多个年头。研究会副会长张业胜老先生曾经在白求恩身边从事医务工作,解放后任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张业胜老先生属于那些在白求恩精神感召下毕生致力于宣传、学习、研究白求恩中的一员。十多年来,张老先生自费创办、发行的手抄本杂志《白求恩通讯》,专门整理并登载有关白求恩研究的文章,为白求恩研究做了大量默默无闻的贡献。比“白求恩精神研究会”更早成立的白求恩医科大学北京校友会,有自己的网站,活动也比较频繁。地方上,河北省的白求恩研究会也出现在公众的视野。2009年11月,在北京刚刚成立的白求恩研究会集合了医学界的力量,是迄今为止最高规格的研究会。三.期待与展望纵观70年来国内有关研究我们可以看出,白求恩研究走过了一条从宣传到研究的道路,白求恩的个人形象也有一个从高大全式的英雄还原为一个有血有肉的色彩丰富的英雄的过程。白求恩的研究资料,从最初的小说性质居多,国际国内资料互相引用,到现在国内国际资料的相互印证,不断有新发现,不断丰富。可以说,现在是研究白求恩的最好的时期。尽管如此,我们还应当看到,有关白求恩的研究我们都仅仅只做了一小部分,大量的工作还有待于我们去做,有些问题也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思考和梳理。比如白求恩的遗嘱问题,或者更准确地说,“白求恩的最后一封信”,汉奈特先生怀疑它的真实性,认为是周而复的小说语言。所以产生疑问,前面也已经分析了,主要是由于阿兰的著作部分援引自周而复的小说,造成了研究者的不信任。历史研究讲求真实,不能信“小说家言”。 可是我们从其他途径印证了这份遗嘱不完全是小说家杜撰的。经过多方调查,我倾向于认为遗嘱的确是白求恩本人亲手书写。遗嘱由郎林翻译,译完后原件交叶青山保存,翻译的中文稿曾在1940年1月4日的《抗敌三日刊》发表过 。这一点,在汉奈特先生的著作中译本 第七章的第15项注中,我已经做了说明。不过这个说明有个小错误,就是把最初发表遗嘱的报纸写成了《晋察冀日报》,实际应该是《抗敌三日刊》。中文本再版的时候一定更正这个错误。所以出现这个错误,是由于我个人的知识纰漏,对抗战时期晋察冀边区的历史不够熟悉。如果能跟有关中国史方面的专家多学习,就不会出现这类错误了。在今天这个高层次的会议上,我很荣幸地作为研究者中的一员发言。这一篇文章,显然不能把所有有关白求恩研究的问题都说清楚,虽然我很想这么做。白求恩研究有着巨大的纵深空间,我的发言一定是挂一漏万,不足之处在所难免,恳请各位专家、同仁、老师批评指正。同时,我热切期望在今后的研究工作中,国内的和国际的资料能够共享,中国和加拿大能够写出一个白求恩,而不是两个白求恩。能够有研究机构和资金的大力支持,研究人员进一步交流。期待这样的会议多开一些,有关学?跷恼履苡懈惴旱慕涣髡蟮亍R财诖浊蠖餮芯康某晒芄唤徊嚼┐螅钪帐拱浊蠖鞒晌缭降撑伞⒚褡搴凸绲亩接⑿邸?

中国加拿大研究会网站由广外加拿大研究中心维护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大道北二号八教611  邮编:510420

 电话:020-36602075   Email:gdufsccs201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