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研究成果>>论著简介>>正文
巴克维尔与华人在该镇的历史
2015-10-27 17:14  

Lily Chow
#103 3931 Shelbourne Street
Victoria, BC V8P 4H9
Canada




巴克维尔
BARKERVILLE



华人在该镇的历史
THE CHINESE HISTORY IN ITS TOWN





周蔡小珊
Lily, Siewsan Chow




内容:
地图:(MAPS)
(一)卡拉布 (Cariboo)
(二)巴卡维尔的 “唐人街”(Chinatown in Barkerville)
文章:巴克维尔与 华人在该镇的历史
Essay: Barkerville and Its Chinese History
附录- APPENDIX :  巴克维尔历史镇主要职员 (Barkerville Staff)
                                            : 巴克维尔文物信托会 理事
                                              (Board Members of Barkerville Heritage Trust)
                                            :地址、网页 (address & webpage www.barkerville.ca)
资料目录:Bibliography
鸣谢:Acknowledgement


卡拉布金矿区
(1898)



PABC – CM A329
注解:

1. 肯鸟福4。列治菲7。士丹利10。 肯鸟市
2. 克基德里5。巴卡维尔8。闪电溪11。:::::::::::::::::
3.    安特呐山6。安特呐溪9。喀屯五      卡拉布马车道
                                                                                                                                                                               












巴克维尔
BARKERVILLE



华人在该镇的历史
THE CHINESE HISTORY IN ITS TOWN




内容提要:1860s 年代,加拿大卑诗省的《卡拉布》(Cariboo)地区被发现黄金,引起探矿和淘金人士涌入该区,在那里建立了不少市镇,最出名的一镇是巴克维尔 (Barkerville)。当时华人矿工也在该镇生活,到邻区淘金,帮助开掘和发展卑诗省内地。本文记载巴克维尔的简史以及当年华人在卡拉布生活的环境和遭遇,后者反映当年黄金热的社会情况。除了致公堂还有其他华人团体在该市存在,他们的活动也在本文简单描述。一切的资料是根据不少英文书籍和文件的记载。后者包括政府纪录、报告、通讯、以及早期报纸登载的新闻和评论。经过不少沧海桑田,目前的《巴卡维尔》是一个藏有丰富华人历史的博物馆。
关键词:华矿=探矿和淘金人士;地盘=在矿区被指定可以淘金的面积,
黄金矿床=藏有黄金脉的土地。



《巴克维尔》(Barkerville), 一个独一无二的古老金矿市镇,位于加拿大卑诗省中部的东北边。离开《温哥华》 (Vancouver) 大约七百五十八公里。它在卑诗省的历史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日子。在1860s年代,它曾被共众认为北美洲芝加哥(Chicago) 以西 、三藩市(San Francisco ) 以北的最大城市。我们的华人祖先也曾在那里打工,做生意,在它的邻近地区卡拉布(Cariboo)淘金。在当地写下可歌可泣的历史,留下中华文化的珍贵遗迹。

巴克维尔的简史
巴克维尔镇建于1862年8月20日。1858年菲沙河流被发现黄金后,吸引世界各地寻找财富的人士流入,掀起了淘金热潮。三、四年过后,在菲沙河谷出产的黄金量数大大下降,探矿和淘金人士都纷纷离开那儿往东或向北进发,继续寻找那些亮闪闪的黄金。1861年,一群矿工在 威廉“荷兰彪”戴子  (“Dutch Bill” Williams Dietz) 带领下到达了卡拉布(Cariboo) 的一条小溪, 在那里找到了黄金。从此该溪就被命名《威廉溪》(Williams Creek)。不久,一位来自英国的苏格兰矿工 威廉“彪利”巴克 (William “Billy” Barker) 也到那附近淘金。他在黑澈崖谷 (Black Jack Canyon)两次开矿失败, 在他意兴阑珊的时候,他往威廉溪的下游去碰运气。谁料在1862年8月20号那天,他在那儿四十尺深的土地下,果然挖出了三万七百五十安士的黄金!从此他的声名远播,那个地方也被称为巴克维尔。
当时的巴克维尔可说一夜成城,矿工们蜂拥而至, 简陋的小木屋和帐篷到处林立。不久这些小木屋和帐篷就被圆木建成的大房屋取代了。在镇上有公共会议所、杂货店、餐馆、运送公司、其他商业等,还有舞厅和旅馆。东部出现了唐人街。
为了方便工作和看管自各的地盘,大多数的矿工都带着食粮和日用品住在他们的地盘,只有他们的家人和商人居住在镇上。食粮和日用品用完了,他们就到巴克维尔去购物,也时常到那儿消遣和娱乐, ?屑彝サ木突丶矣爰胰送啪邸;痪浠八担涂宋强蠊っ枪何锖陀槔值闹行摹?
那时巴卡维尔的社会是富裕的,兴旺的。男士们只要用一块钱就可以跟闻名的赫蒂姑帝 舞女 (hurdy gurdy girls)跳舞。赌博,汹酒,赛马,夺奖争斗的游戏都是空司见惯。镇上也有教会、公共图书馆、剧场。不过,那时当地的物价非常昂贵,一元加币才买到到一磅面粉或糖,而在维多利亚(Victoria) 二十分钱就买得到这些东西了。货物的价格是和运输费用有关的,那时的货物是用驴子从维多利亚运上去,路途遥远,道路狭窄,崎岖难行,要十多天的时间才能把货物送到,所以用费很大。后来,当卡拉布马车道(Cariboo Wagon Road) 在1865年建好,那情形就改善了。这道路可容纳多辆马车运载着好几饨的货物通行,而只要六天半的时间就可以把货物和乘客从耶鲁(Yale) 到巴克维尔。那时的人口难以统计。根据有权威人士的报道,估计在1862年至1870年之间,共有十多万人到过巴克维尔。
1868年9月6日,星期三,一场大火在一个小时内把巴克维尔烧为平地!唐人街也不能幸免, 华人楼宇全部被毁灭。但是,火灾过后,巴克维尔的重建犹如雨后春笋,在短短的六个星期内,九十多栋新屋子拨地而起,而且建筑计划也比较完善,在大街的两旁有高跷的木造行人道以防春天融雪形成的河水泛滥。镇内有政府记录黄金收获的行政楼、 牙医、诊所、 学校、 教堂、卡拉布时报(Cariboo Sentinel) 报馆、马槽、以及为货车部队服务的铁匠房。还在烈治菲(Richfield) 设立了法庭。烈治菲是一个小镇,位于巴克维尔的东南边大约二公里外。其他的行业都很快恢复起来。
到了1870s零年的后期,当在威廉溪的黄金矿床都快要被挖空时,卑诗省北方的嘿氏屯 (Hixon)、琢民审连登(Germansen Landing)、 棉胜溪(Manson Creek) 等地刚好被发现黄金,大批矿工们纷纷北上去那新的矿区采矿 ,卡拉布时报也在1876年尾停止出版。但是还有不少矿工尤其是华矿留在卡拉布地区继续淘金。二十世纪开始的时候,罗熹溪 (Lowhee Creek), 闪电溪 (Lightning Creek) 和一些在巴克维尔西部的小溪都被发现了黄金,矿工们还是到巴克维尔去购物,保持了它的购物和运输中心的地位。
1926年,巴克维尔再次掀起了淘金热浪,可惜那热潮很暂短。1930s年代世界经济消沉,黄金价格上升。可是这现象却带来给巴克维尔一个复生的机会。大批淘金者涌入,希望能够在巴克维尔再次淘得黄金,重温旧梦!一阵子巴克维尔人口大增,大兴土木,很多旧房屋被折掉。当时一个大规模的矿业公司,卡拉布石英金矿公司 (Cariboo Gold Quartz Mining Company) 在 威卢斯(Wells)一带开矿,这个镇离开巴克维尔只有两公里左右。可惜这公司挖尽黄金之后,就搬到其他地区了,住在巴克维尔的人也慢慢离开,只留下几户人家, 传说最后的一户华人是在1939年离镇的。从此巴卡维尔变得寂寞、萧条。
1958年当卑诗省庆祝一百周年的时候,省政府宣布巴克维尔成为历史公园,一个文化遗产的地方。当时省政府出资修缮,尽量为它恢复在1869至1885年的面貌。

《唐人街》的社会
(一) 华人的职业
根据调查, 华人矿工在1861年已到达了威廉溪的附近 . 当年列治菲黄金出产管辖委员 (Richfield Gold Commissioner) 记载了二十七名华人矿工申请在《威廉溪》附近淘金执照,1862年有二十四名华人申请了执照 。当“彪利”巴克 (Billy Barker) 获得巨大财富的消息传出后,大批华人矿工、劳工、华商都涌入威廉溪附近,聚集在巴克维尔镇内的东部,那地方被称为唐人街。
除了依靠淘金过活的华矿,有些华人在外族金矿公司打工,也有些在锯木厂做杂工,在马车运输队运货 . 当时的排华现象还不大明显,很多外国人都愿意雇用华人,因为华人勤劳,愿意收最低的工资,不管工作有多艰苦,只要有工做,他们什么都愿意承受。当时也有些华人在华人杂货店当伙记,记账管理,也有在中餐馆当厨师,做服务员。又有两三个华工到树林里砍树卖柴给商店,四五个到河里挑水卖给商店和住户。
当时在唐人街做生意的华人不少,驰名北美洲各地的广利荣记号早在那儿经营。根据纪录 ,广利荣记号的总部在广州,它在香港,三藩市和维多利亚都有分店。中餐馆,洗衣店,药材店(胜记号),旅店都可以在唐人街找到。1863年洪顺堂(致公堂的前身)已经出现,洪顺堂有临时宿舍共给过路客和新丁暂住。洪顺堂除了帮助本身的党员,收购黄金,还充当银号,让矿工存款,也代他们把钱汇回家乡,时常还替他们收信和写信代他们寄信回家 。

(二)劫后余生,再接再励
1868年9月6日的大火带给唐人街毁于一旦,房屋被烧掉,财物尽失。估计广利荣记号的损失达四万加币,成为当时巴克维尔火灾的第三大损失 。洪顺堂也被烧为平地,经过几番努力才能在1877重建大楼,而重建那栋楼并未一气呵成,1883至1884加建大厨房,1905年在大楼的北部加上一厅 。不过,重建的楼宇比以前大,宿舍房间也增多,离该楼的北边空地又建立了太平房,安屯一些病入膏肤,快要临终而没钱回乡的党员。洪顺堂负责逝世人的丧事。
跟着时间的流逝,唐人街出现了其他的华人组织。这些组织包括爱莲公所、增城工会、黄氏乡情会、明义堂、育思堂(译音)等。这些堂所都是由同乡们自己组织的,使同乡们有一个地方聚会,交换乡情,互相扶持和照顾。爱莲公所是周氏堂所,多数会员来自开平县,它也有设备〈病终房〉,为乡里服务。这些华人社团时常联合庆祝节日,拜祭祖先,料理客死他乡的亲友丧事,保持对外的友好关系。传说在卡拉布黄金热的时期有六千多华人到达过该区域,也有三千多华人到巴卡维尔附近淘金,而四分之一的华人来自开平县 。
根据卡拉布时报报道,1869年,9月20日总督马士格尔夫  (Governor Musgrave) 巡游巴卡维尔时,唐人街的华人团体和华商联合起来欢迎他,他们把街道打扫干净,铺店张灯结彩,还在唐人街的入口建立了一架木牌坊,上面还用中文写着 〈欢迎光临〉四个大字,这个牌坊现在还屹立站在唐人街的入口。他们还请 卡热 医生 (Dr. Carrell)替他们写了一份欢迎词,当总督到达的时候,卡热 医生替他们朗读欢迎词表示欢迎。
在兴旺的时期唐人街的住户都热烈庆祝农历新年 ,各社团集合起来打锣敲鼓,放鞭炮,情况非常热闹。1872年,3月初,他们请了粤剧团演出 ,空前绝后,看戏的人非常多,包括一些白人。同年的8月15,唐人街的社区庆祝光绪皇帝的大婚 !每逢清明节、盂兰节、重阳节,这些团体都集体募捐,拜祭先人。他们的募捐簿还在巴卡维尔档案馆(Barkerville Archives)存着。
大火过后,华人商店也慢慢增多。除了广利荣记号杂货店还有利昌同晏和(译音)后期还有广生荣宝号。中餐馆也增加不少,洗衣店,药材店,旅店等依然营业,还有养猪场,宰猪房,菜园,矿工宿舍,私人住宅。赌档,烟局,妓寨。
清末和日侵我国的年份,唐人街的华人都很注意祖国的局势,也非常爱国,时常集体募捐把钱寄给孙中山先生,帮助他干革命。后来也募捐抗日。在巴卡维尔的档案馆还存着很多这些募捐的记录和与国民政府来往的书信。除此,档案馆还存有中文书籍,如“红楼梦”,“三国志”,“三字经” 等,也有‘升官图’国画和其他的文物。

华人的成就和遭遇
(一)劳力的成果
华人来 〈金山〉的目的是寻找黄金,希望发财后有一天能够回家买田买地盖房子,改善家人和自己的生活。根据卡拉布时报的报道,许多在巴卡维尔附近淘金的华矿也实践了他们的愿望。以下是一些在报上登载的消息:1865年7月5日,一个华人在噢罗夫诺奚(Oro Fino Creek)挖出许多?? 粗糙的金块;1866年5月7日,一个华矿 在肯鸟茂(Quesnel Mouth)拥有七千多元的黄金;1867年9月23日,一家华人的公司在罗熹溪(Lowhee Creek),每天采得五十多元的黄金;1869年6月2日,在威廉溪 (Williams Creek) 一家华人公司在一个荒矿, 一个以被白人矿工放弃的地盘找到了数目可观的黄金,每天获得至少十元黄金;1873年10月1日,一家华人公司估计他们在夏季的收入达至六千多元。类似的新闻不胜枚举。
另外,噢利华、嘿尔 (Oliver Hare), 一个政府代理员曾经在他的报告上这样写:“很多人以为中国人淘得到的黄金不多,那是错误的。只要到他们的宿舍看看他们吃些什么,就知道他们的收入怎样。更不要以为他们不会享受,当他们有钱的时候,他们会吃生蚝,龙虾,大鱼大肉,喝的是亨利斯白兰地酒!”  
(二)使人叹息的事故
白种人时常抱怨说,多数的华矿不会把真正淘得黄金的数字报上。假如这是事实也是情有可原的,华矿们是为了保卫自己而做的。在一个人人忙着找钱发财的环境下,贪心的、在他人身上打主意的、和找不到黄金的、大有其人!当时很多人时常用欺骗、敲诈、偷窃、甚至抢劫的手段去对付淘得黄金的人。尤其是在旷野淘金的时候,被人偷去或抢夺黄金的事件时常发生,而且,华矿的成功时常惹人嫉妒。曾经有些华矿的宿舍被白人矿工捣乱,理由是怀疑华矿没有申请淘金执照,要搜查他们的房子。假如他们找不到执照的话,政府的矿场管理员就可以没收那些华矿的黄金 !搜查的结果是找到了华矿的执照,奈何!
不满华人的事件不仅限于此。当时的巴卡维尔唯一取暖的方法是用火炉烧柴发热。为了增加保暖华人把砍下来的柴叠靠屋边,一来挡风隔离寒,二来方便需要时取进屋里用,谁知道这会引起白人的抗议,说华人把道路堵塞了。华人在屋后空地养家禽,白人指责华人野蛮 (heathens),不清洁,不卫生,把地方弄肮脏。他们抱怨华人只把钱寄回家,不帮助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对社会没有贡献 ,总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实,寻找不到黄金的华矿也不少,这些人生活得很可怜,盘川用尽,不能回家,终日在失望、彷徨、无助度过。那些年轻力壮的,有毅力和有志气的, 他们去打工或者改行做买卖,替别人挑水,砍柴,种菜,酿酒卖给别人等。可惜, 一些意志消沉的华矿,借酒消愁,去赌博,甚至去偷,去骗。可怜有一个年老失业的华矿,名叫金泉(译音)喝了酒,冻死街头 。卡拉布时报也报道了很多宗非法事故, 例如:两个中国人在 斯岛特溪 (Stout Creek) 因偷他人的金沙被打 ;阿安(译音)没有执照卖鸦片被捕,罚款$50, 坐牢三天 !  永康(译音)卖酒给原主民族被罚款$100 元 , 三个华人出钱共同买 字花, 中了彩票但分赃不妥,大出打手;有五名华人认为被赌场管理欺骗,闹上公堂 ; 一名叫查利 (Charley) 的华人把一个华人妓女骗卖去 温哥华岛  ;一名叫 麦克林(Mclean)的白人用刀刺伤了一个华人妓女,审判后罚款$100元,当时的法官劝他以后不要再去那间‘不荣誉的住宅’   (house of ill-fame) 。 诸如此类的新闻比比皆是。
(三)遇难和冤案
淘金遇难的事也有发生,有一个华矿在卡里墩娜 (Caledonia) 地盘打工,跌进六十尺的深坑,没人知道,结果被水淹死 。十三个华矿在肯鸟河 (Quesnel River) 淘金的时候遇到山火,火势蔓延得很快又猛烈,他们来不及逃走,结果十个人被烧死,仅三个人生还 。另外,还有一个华矿被山石掉下来伤了脑部死亡。一个华矿在旷野被熊吃了 。 这些事故证明了淘金生涯的危险性很大!
最使人遗憾的是 阿茂 (译音) (Ah Mow) 被谋杀案的判断。事情发生在1870零年11月4号午夜,一名叫亚安 的华人目睹斯向安普兰格 (Sean Boulanger),一个法籍的农夫用刀杀死阿茂,当时阿茂 卧倒在它自己的门外。亚安 跑上前,看到普兰格 手持一把有血的刀,问他道:”你杀了这个中国人?” 普兰格 回答说:”是的。上帝咒定,王八蛋” 。说完了就酒醉懵懵地离开。亚安 惊慌地跑去找警察,又到唐人街各处通知同胞们阿茂 被杀的情形。后来警察到了,看了阿茂 的尸体,听过亚安 的述说,立即去逮捕普兰格,但找不到杀人武器,只是发现普兰格 的大衣袋里的丝烟有血迹。第二天开庭,医生证明阿茂 有刀伤在脖子和胸口,刀刺得太深割伤了大动脉流血不止而死亡。亚安 和其他到过谋杀现场的人都上庭作供,可是亚安 的脸上有伤痕,他解释说他在当天晚上匆忙找警察时跌在地上而划破了脸皮。当时嫌疑犯普兰格 也在庭受审,他说他袋里的血是猪血, 不是人血,那天他杀猪时吸烟而不小心把血昆在丝烟上, 他否认杀人。因为没有找到杀人证据,法官退堂,以待候审。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和审讯,出庭作证的华人越来越少,而上庭的保证普兰格人格良好的人却越来越多。结果,陪审团的判定:阿茂 确实死于刀伤,但没有证据证明普兰格 是凶手,普兰格用$500元保释金当场释放。他们认为 亚安 有嫌疑,因为他脸上有伤痕,可能是他和阿茂 争扎时弄伤!不过没有罚他 。那么此案就这样不了了之。

黄金潮过去后的情形
上述的华人在卡拉布金矿区的遭劫是发生在黄金潮最高峰的时期的。 当大多数白人矿工离去以后,留下来的商人和其他人士比较接受华人,态度比较容忍和客气点。不过,华人曾被欺凌的事是事实。
那年代形成这段多悲痛而少喜悦的华人历史因素很多。当黄金还没有被发现在菲沙河流域之前,整个 纽卡里墩娜 (New Caledonia) 的地方(卑诗省内陆的前身)是由 哈孙辈皮草公司(Hudson Bay Fur Trading Company)管辖 。哈孙辈的职员只注重向原主民族买皮草和他们搞好关系,很少花心思在实施法律,经济发展,移民定居等。但是,当菲沙河流域掀起了淘金热浪的时候,从世界各国涌入的人流,除了些真诚到来淘金和奉公守法的老百姓,还有不少流汉,流氓,赌仔,打手,强盗,骗子,一度曾经入狱的罪犯等等 。所以,打架,袭击,偷盗,打劫,无法无天的事差不多每天发生,造成了当时昆乱和恶劣的局势。1858年8月2日英国政府宣布纽卡里墩娜成为英属殖民地,改名为英属格林比亚 (现在的?笆。蔚笔痹谖嗬堑河⑹糁趁竦氐淖芏秸材匪沟栏窭? (James Douglas)行政。道格拉斯 上任后,矿区的治安才慢慢的改进过来。换句话说,华矿和其他族裔在黄金热潮的高峰时都在担惊受怕之下度日。不同的是华人被歧视,三级的政府都不承认华人是公民,不给他们应有的公民权利, 所以华人时常被人欺负,遭人白眼,他们的经历有如雪上加霜那么可怜和凄凉!

今天的《巴克维尔》
省政府负责1958 至2003年期间巴克维尔历史公园的一切开销,包括缮修理和恢复它在1869至1885年的面貌的项目。这让巴克维尔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博物馆,镇内计有一百三十多栋的楼房,每间房屋有展品陈列,一切的布置也保持着淘金时代的色彩。在夏天旅游季节的时候,有口译员给旅客们解释文物的来源,述说过去历史事故,同时上演历史上发生过的重要事件,也有剧场表演话剧和古老舞蹈的剧场,有中、西餐馆,杂货店,驰名的面包店,照相馆,纪念品商店,还有马车游览。唐人街依然存在,在那里保存着至公堂(洪门)大楼,华人博物馆,华矿宿舍,胜记号药材店,黎瑞来住宅。除此,可以到龙德堂饮茶,吃点心,品中餐,或到广生荣杂货店买由香港和广州运来字画,中式服装,纪念品等。
2002 年省政府宣布要把巴克维尔交给民间管理,这包括行政,维修保护,收支等一切有关财务的事。如果没有社区肯负起这个责任,就把巴克维尔拍卖或者关门!这宣布使巴克维尔的职员们震惊,也引起加国社会人士注意。一些对巴克维尔的历史有浓厚感情的人士马上采取行动,组织联盟会向社会人士商议对策如何解决这个危机。当时王子乔治市(Prince George),肯鸟市(Quesnel),威卢斯(Wells),威廉湖市(Williams Lake),一百英里屋市(100 Miles House)和 楚高尔登(Chocultin),加上卑诗省旅游业公会 (BC Tourism Association),巴克维尔友谊协会 (Friends of Barkerville),北卑诗大学 (University of Northern British Columbia),扭新卡里墩娜学院 (New Caledonia College),各派出代表参加联盟会,组织行动小组(Task Force)向省政府要求保留巴克维尔。经过一年多的商议,政府提议由这六个市区和其他的机构的代表组织巴克维尔文物信托会 (Barkerville Heritage Trust),管理巴克维尔一切的事务。政府也答应再资助巴克维尔五年,五年以后巴克维尔文五信托会就要负责全面的开支。在2004 年 4 月巴克维尔文物信托会正式接管巴克维尔,承担管理职务。为了实践这个神圣的使命,巴克维尔文物信托会是要依靠加国的三级政府,社会和老百姓支持的。
巴克维尔是华人早期到达加拿大的地方,他们在那里留下令人站赞叹和敬佩的历史,尤其是对广东人来说,他们可以在巴克维尔追寻他们祖先的痕迹,读者们也可以到此地一睹华矿在这早期的生活环境,领悟到当日采矿的情形和这金矿镇的历史。

注释:
Sojourners in the North, p.100
 PABC Gr.216 Vol 194, p.145
 Cariboo Sentinel, June 8, 1866, p.4.
 Sojourners in the North, p.40
 Report on “The Chinatown Components in Barkerville”, 1981
 Final report – Summary: Chi Kung Tong, Barkerville, 1980
 Cariboo Sentinel, September 22, 1868, p.2
 Archaeology in Barkerville, 1993, p.3
 Home County and Clan Origins of Overseas Chinese in Canada in the early 1880s p. 17
 Sojourners in the North, p. 87
 Cariboo Sentinel, March 9, 1872, p2
 Cariboo Sentinel, August 15, 1872, p3
 Report of Mining Ministry, 1876,p.420
 Cariboo Sentinel, June 8, 1866 p.2
 Daily Colonist, November 3, 1873,p.4
 Cariboo Sentinel,  January 16, 1875 p.3
   -- ibid --  July 24 1869,  p.2
   -- ibid --  January 14, 1871,  p3
   -- ibid --  August 13 1870。P.3
   -- ibid --  January 14, 1871 p.3;  March 23, 1873 p.3
  --  ibid --  August 13, 1870  p. 3
   -- ibid -- December 6, 1871 p.3, Sojourners p. 79
  -- ibid – May 8,1869 p.3
  -- ibid – July 24,  1869 p.3
 Sojourners in the North, p. 44
  Interpreted by the author. The actual wording is “God damn you, son of a bitch.”
 Cariboo Sentinel,  November 5 – 12, 1870, p. 3 -4 throughout the week
  The Land of Dreams, p.12
  The Land of Dreams, p.18, Fraser Gold 1858, p.67
30 Louis, Lebourdais, a journalist of the Cariboo Observer newspaper in Quesnel, 1936.
31 The Province, February 3, 1934, Magazine section.
32… And So…That’s How It Happened, 1978, p.
33 Immigration registration, 1891.
34 Map of Barkerville’s Chinatown produced by the late Bill Hong in ca 1960
35 Sojourners in the North p.119
36 -- ibid --, p.61-63


附录APPENDIX

巴克维尔历史镇总裁:Judy Campbell
节目经理:Robin Sharpe
档案馆经理:Bill Quackenbush
操作经理:Reuben Berlin
财务经理:Dianne Nysven


巴克维尔文物信托会

主席:Pat Pickering
副主席:Neil Vant
秘书:Sue Morhun
理事:Kim Burgoyne, Lily Chow (周蔡小珊), Betsy Ives,
  Murry Krause, April Moi,  Gord Rattray, Rob Rummel,
Blanca Schorcht, Roy Spooner, Tom Turner

巴克维尔历史镇的网页:www.barkerville.ca
巴克维尔历史镇的地址:Barkerville Historic Town
Box 19, Barkerville, BC
Canada,V0K 1B0




资料目录 Bibliography
书籍 - Books

Chan, B. Anthony, Gold Mountain: The Chinese in the New World, New Star Books, Vancouver,
1982
Chow, Lily, Sojourners in the North, Caitlin Press, December 1996
Elliott, Gordon, R. Quesnel: Commercial Centre of the Cariboo Gold Rush, Cariboo Historical   Society, Quesnel Branch, 1958

-- ibid --, Barkerville, Quesnel & the Cariboo Gold Rush, Douglas & McIntyre, Vancouver, 1978

Harris, W. Howard, Ten Golden Years: Barkerville-Wells, 1931-1942, Little Shepherd       Publication Ltd., Quesnel, BC, 1984

Harris, L. Barkerville, The Town That Gold Built, Hancock House, Surrey, BC, 1984

Hong, W.M. …And So…That’s How It Happened: Recollections of Stanley-Barkerville, 1900-
      1975, Spartan Printing, Quesnel, BC 1978

Ludditt, F. Barkerville Days, 1869,  Mitchell Press, Ltd., 1980

Moosang, Faith, First Son: Portraits by C.D.Hoy,  Arsenal Pulp Press, Vancouver, 1998

Morton, J. In the Sea of Sterile Mountain, the Chinese in British Columbia, J.J. Douglas Ltd., Vancouver, 1974

Morton, W. L. The West and Confederation, 1857-1871, The Canadi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
Historical Booklet No.9, 1958
     -- do --Selected Assays: Contexts of Canada’s Past, The Macmillan Company of Canada,

Place, T. M. Cariboo Gold Rush, Holt, Rinehart & Winston, New York, San Francisco, 1970

Skelton, R. They Call It The Cariboo, Sono Nis Press 1980

Sterne, Netta, Fraser Gold, 1858, 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8

Wade, Mark S. The Cariboo Road, The Haunted Bookshop, Victoria, BC 1979

Woodward, Meredith, B The Land of Dreams: A History in photographs of the British Columbia
Interior, Altitude Publishing, Banff and Vancouver, 1993

Wright, R. T. Barkerville, Williams Creek, Cariboo, Friends of Barkerville and Cariboo Goldfields Historical Society, 1993

-- ibid --, In A Strange Land, A Pictorial Record of the Chinese in Canada, 1788-1923, Western Producer Prairie Books, Saskatoon, Saskatchewan, 1985



文章 - Articles

Barlee, N. L. Placer Gold from Little Hixon Creek, (unpublished), 1971
Lai, David Cheunyan, Home Copunty and Clan Origins of Overseas Chinese in Canada in the
Early 1880s, B.C. Studies 27, Autumn 1975

Quackenbush, W. G. Archaeology in Barkerville,1993, A Paper Presented to the Society for    Historical Archaeology Conference, Vancouver, 1994

报纸 - Newspapers

Cariboo Observers, 1936
Cariboo Sentinel, 1865 -1875
The Vancouver Province, 1934
Victoria Daily Colonist, 1862 - 1898

报告和记录 - Reports/ Records

Mining Licence Records, 1862 – 1871, Richfield Gold Commissioner.
The Ministry of Mines, 1876, p.420
Immigration Registration, 1891
Keller, Perry. Summary: Chi Kung Tong – Barkerville,  Barkerville R.I.C. Files 1980
Lambert, Susan. The Chinatown Components in Barkerville, Barkerville  R.I.C Files, 1981

鸣谢:Acknowledgement

特此向卑诗省档案馆和巴克威尔档案馆的职员致谢。没有他们的帮助和指示, 相信收集历史资料的过程不会那么顺利。更要向Quackenbush先生表示感激,供给巴克维尔唐人街的地图。此地图是已故前辈黄彪 (Bill Hong)先生的作品。也要多谢马爱洋小姐给于校对。
Sincere thanks to the staff of the Provincial Archives of British Columbia and the Barkerville Archives, without their assistance the research for historical documentations can be a challenge. My appreciation is especially extended to Mr. Bill Quackenbush who has provided the map of Chinatown in Barkerville. The map is produced by the late Bill Hong, the Chinese interpretations inserted by the author. My gratitude to Ms. Ma Aiyang for proof reading the Chinese characters.

《巴克维尔》与 华人在该镇的历史 (Barkerville & It’s Chinese History)
Copyright © Lily Chow, July 2007
 

中国加拿大研究会网站由广外加拿大研究中心维护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大道北二号八教611  邮编:510420

 电话:020-36602075   Email:gdufsccs2016@163.com